湖北11选五 > 盛嫁太子妃之九月独宠 > 第八十一章 最有钱的寡妇(上架万更)

湖北福彩30选5走势图:第八十一章 最有钱的寡妇(上架万更)

作者:九月远游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都市奇门医圣 、军婚燃燃:重生国民女神 、重生之妖孽人生 、重生之最强剑神 、地府朋友圈 、悲剧发生前[快穿] 、网游之虚拟同步 、丹道宗师
思路客小说网 湖北11选五 www.w8x22.cn,最快更新盛嫁太子妃之九月独宠最新章节!

    “花甲?!?br />
    安悦听到绿桃的话并没有答,反而淡淡的喊了花甲的名字。

    “别装死,快给本公主出来?!?br />
    暗处的花甲闻言,只得无奈现身,郁闷的看了绿桃一眼,怪绿桃不该出卖他。

    “主子好!主子今天也是美丽动人??!”

    “别贫,说说吧,你们都在背后嚼了我什么舌根了?”

    安悦轻撩裙摆坐下,面上不带一丝笑意、严肃的望着花甲和绿桃二人,这与安悦平常笑意盈盈的模样着实不同,吓得花甲和绿桃立马跪在安悦面前请罪。

    “奴婢失言,请公主责罚?!?br />
    “属下失言,请主子责罚?!?br />
    安悦扶额,她根本就没有生气,只不过是好奇背地里别人是怎样看待景融和她的关系的,顺便安悦也是一时兴起想逗逗二人,却不想,毕竟是这里是封建社会,还是主仆有别,只得无奈笑道:

    “起来,起来!不是跟你们说过吗?!不要动不动就跪我,折寿的,知道不?”

    闻言,绿桃和花甲互相看了一眼对方,用眼神询问着要不要起来,又见安悦的确恢复了笑意,犹豫着,最后还是起来了,花甲毕竟是个跳脱的主儿,立马好了伤疤忘了疼,不正经的说道:

    “主子,真不是属下嚼您舌根??!你想啊,这孤男寡女、同床共枕一宿,谁会信什么都没有发生?”

    停顿片刻,花甲突然想到了什么,惊讶的说:

    “难道是世子爷不行?!”

    说完之后花甲便立马抽了自己几嘴巴,看着安悦眼中奸诈的笑容,花甲知道安悦肯定会把这句话带给景融,一想到自家世子爷处罚人的变态手段,花甲就吓得抖了抖,凑到安悦面前,讨好的笑道:

    “主子!貌若天仙的主子!”

    “噗……”

    看着花甲的一副狗腿子模样,绿桃实在没忍住笑了出来,又见自家公主一脸坦坦荡荡,毫无羞色,绿桃才终于放下心来,相信景世子的确是一个正人君子,并没有将她家公主怎么样,想到这里,绿桃心情顿时愉悦了很多,因为绿桃认为景世子倘若真的爱公主就不该在大婚之前对公主做出逾越之举。

    安悦的手指在桌面不规律的敲着,含笑的看着花甲道:

    “本公主之前游湖,不幸将皇帝舅舅赐予的一只珠钗落入了未名湖中……”

    “属下这就去给您找来!”

    不等安悦说完,花甲立马便接话答应,心想,哪怕是将宫中未名湖给翻个底朝天,他也一定要将珠钗给找到,不然被世子爷知道了他说的那句话,他以后都别想有好日子过了!

    “嗯,不错不错!有前途!”

    安悦起身愉悦的笑着拍了拍了花甲的肩膀,又道:

    “我去一下大皇子的宫中,绿桃你也和花甲一起去找珠钗,毕竟,有八卦一起聊,有难也得一起当!”

    安悦看向绿桃,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其实那珠钗找不找都无所谓,主要是近日来,安悦发现花甲和绿桃聊得倒是十分投缘,绿桃已经十七岁了,在这里早已可以婚配,安悦觉着花甲和绿桃就是非常合适的一对。

    ……

    打发掉绿桃和花甲二人,安悦便去了凌烨轩的楚轩宫。

    照理说烨轩已经成年,是应该住在宫外的,不过因为烨轩常年不在皇城,再加上凌君浩一直想立他为太子,太子府也早已按照凌烨轩的喜好建成,只是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便可以住进去,所以凌君浩一直没有另外赐宫殿给凌烨轩,让其住在皇宫内。

    到了楚轩宫,安悦让宫人不必通传,自己问了烨轩的位置,便寻了过去。

    此时的烨轩正在莫云阁的院落里指导他的右将军程飞练剑,安悦远远看见烨轩负手而立,背对着她,正专注的看着海棠花树下的一名男子舞剑。

    虽隔得较远,但隐约可见舞剑的男子样貌秀美,只见男子手腕翻动,显然对这套剑法练过许久,他手中的剑越来越快,将地上的海棠花瓣也卷了起来,男子在花雨之中行云流水的舞完了整套剑法,收了剑,兴奋的朝凌烨轩了跑了过去。

    “殿下,阿飞这套剑法如……”

    话未说完,程飞踩到的鹅卵石一滑,整个人便向后倒去,见此,凌烨轩上前伸手一拉,将陈飞带到怀里,待其站稳,烨轩正欲放开程飞,却听到身后传来安悦调笑的声音。

    “啧啧……轩哥哥多年未娶,原来是……”

    安悦用暧昧的眼神打量着凌烨轩和程飞二人,在烨轩怀里的程飞听到安悦的话之后,迅速从烨轩的怀里撤出,恭敬地站到一旁给安悦行礼,虽程飞低着头,不过安悦还是看见了程飞的脸颊似乎有些泛红,只是不知这红晕是因为方才舞剑累着了,还是因为安悦方才所说的话。

    “安安,你一个女儿家,别胡说!”

    烨轩伸手敲了一下安悦的头,看着身侧拘谨站着的程飞道:

    “阿飞,你先下去吧?!?br />
    “是,殿下?!?br />
    像是刑徒得到了赦令一般,程飞立马就不见踪影了。

    程飞走后,凌烨轩和在厅中落了座,宫人很快送来了茶水和点心。烨轩倒是十分意外安悦不去景王府斗情敌,反而来了他这里,便纳闷道:

    “安安怎么想到了来我这儿?”

    “怎么?还不能来看看轩哥哥你?”

    “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烨轩轻抿了一口茶水,原本回京初见安悦,他觉得安悦性格并未改变,一样是个爱哭鬼,不过后来发现安悦性格确确实实是变了好多,虽然他更加喜欢现在的安悦,但总是感觉似乎哪里不对。

    “是这样的,九儿想找轩哥哥帮个忙?!?br />
    安悦眉眼弯弯,拿起一块糕点给凌烨轩狗腿的递了过去,烨轩笑着接过道:

    “安安是想问医阁阁主青玄的事吧?”

    闻言,安悦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有种看穿的尴尬。

    “九儿就是想知道青玄安全回到百草谷没有?!?br />
    安悦事后有接到千歌报平安的信号,不过再后来便因回京了没有再收到消息,青玄服下解毒丹之后便一直处于昏迷状态,这是安悦最为担忧的。

    “你别这样看着我,虽说我是天一楼挂名的主事人之一,不过天一楼建成直至现在我并没有参与太多,都是景融在打理,你要我查,最后肯定还是会被景融知道?!?br />
    凌烨轩当然知道安悦来找他就是不想让景融知道,毕竟景融是一个大醋缸。

    “轩哥哥~”

    安悦脸上堆满了讨好的笑,继续道:

    “九儿知道轩哥哥定然有办法不通过天一楼,还有其他的法子能够查到,你就帮帮我嘛!”

    烨轩伸手弹了一下安悦的脑门,说道:

    “帮你也可以,不过你要认真的回答我几个问题?!?br />
    “好的,没问题?!?br />
    安悦立马装作乖宝宝模样坐正,连连点头。

    “安安,你当真喜欢景融?”

    闻言,安悦额上滑过几道黑线,心想,烨轩真不愧和烨祺是兄弟,连问的问题都是一模一样的。

    “当真??!”

    “那你……那你知道景融的身体状况如何?他患有的可不是简单的寒症?!?br />
    “我知道,觉圆大师说景融活不过二十岁嘛?!?br />
    见安悦答得这般轻松,烨轩一怔,愣了愣之后才说:

    “也不至于这么悲观,经过多年的调养,目前应该是可以活过二十岁的?!?br />
    “真的吗?”

    安悦听到烨轩的话之后显得十分开心,这个消息对于安悦来说倒是意外之喜。

    “是真的,你轩哥哥可不会拿这种事来开玩笑,不过,安安……”

    烨轩伸手搭在安悦的肩上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劝道:

    “你的及笄之礼马上就要到了,按照惯例,及笄之上,父皇会亲自为你赐婚,你可要想清楚!”

    安悦闻言,定定的看着烨轩的双眸,认真的答道:

    “轩哥哥,九儿想的很清楚了,此生非景融不嫁?!?br />
    烨轩还不死心,继续劝道:

    “你要知道,可能你刚嫁过去没多久就会成为寡……”

    说到这里烨轩还是闭了嘴,他也希望景融和安悦可以有情人终成眷属,不过安悦还那么年轻,她的一生还很长远。

    “你想说‘寡妇’吗?”

    见烨轩停了下来,安悦丝毫不在意的问着,末了,突然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道:

    “那我也是凌风国最有钱的寡妇!哈哈哈……”

    烨轩听后,有些哭笑不得的伸手戳了一下安悦的额头,该说的他都说了,也就不再劝了。

    好在凌风国民风开放,假若女子的丈夫去世,有人愿意聘娶,是可以再嫁的。烨轩心想,以父皇对安安的宠爱,倘若景融离世,父皇也一定会为安安再一门好亲事。

    想到这里,烨轩也就不再执着于此事了。同时也履行承诺,答应下去帮安悦打听青玄的消息。

    正当安悦和烨轩换了话题,还没有聊多久的时候,七皇子凌烨华来访,子濯将七皇子引路至莫云阁后,便恭敬地退下下去。

    凌烨华人未进来,便远远出声问候道:

    “大皇兄,别来无恙??!”

    由于烨轩有事耽误,回京比景融略晚一些,昨日傍晚才抵达宫中,又因舟车劳顿,便仅仅只是拜见了凌君浩,未见其他人,所以凌烨华才会在一大早过来拜访。

    “七哥哥好?!?br />
    安悦见凌烨华进来,乖巧的问好。

    “九妹妹也在啊?!?br />
    凌烨华进来才发现安悦一大早也在,有些意外,不过随即露出了温和的笑容。

    “烨华近来可好?”

    凌烨轩起身同凌烨华拥抱了一下,久别重逢,显得很是愉悦。

    “托大皇兄的福,一切都好?!?br />
    见凌烨华与凌烨轩的关系似乎不错,安悦有些疑惑了,据安悦所知除她之外,皇室所有的皇子公主中,她的皇帝舅舅唯独宠爱凌烨轩,对其他的孩子一律都很冷淡,按照这个剧情发展,烨轩应该是所有人妒恨算计的对象才对???

    凌烨祺是因为从小没有母妃,受了很多烨轩的照顾,同烨轩亲近倒是情有可原,这个七皇子为何也与烨轩关系融洽?还有安悦一直非常疑惑为何她的皇帝舅舅对她比亲生子女都好?

    凌烨华留下闲聊不久便因有事要忙便先行离开了,待凌烨华走后,安悦便问烨轩:

    “轩哥哥,你和七哥哥感情似乎不错?”

    “怎么?难道你希望我与你七哥哥是仇人?”

    闻言,安悦斟酌之后说道:

    “不是,不是,九儿的意思是……不合理啊,七哥哥不是应该同凌烨诚一样,讨厌你才对吗?毕竟哪有皇子不想做皇帝的?”

    “你啊你,口无遮拦!”

    凌烨轩伸手弹了弹安悦的脑门,心想,你这丫头以前倒是对什么都漠不关心,现在转了性子,好奇心倒也是强了很多,犹豫了一会儿才开口继续道:

    “三年前,父皇派我去边疆历练之时,同我说‘太子之位只能是你的,朕只会传位于你,倘若你不能平安回来,朕便散了这王朝’。这话被前来求见父皇的烨华听见了,那是烨华还小,只有十三岁,我怕他想不开,便追了上去,同他谈了许久。好在烨华是一个淡然洒脱的性子,自知父皇不可能传位于他,便不再挣扎强求,因此也不必与我为敌?!?br />
    说到这里,烨轩停了下来问安悦:

    “安安,你知道为何父皇唯独只偏宠你我二人吗?”

    安悦闻言摇了摇头答:“不知道?!彼源艘彩呛闷娴媒?,不过不好开口去问她的皇帝舅舅。

    烨轩落寞的看了一眼远方,接着说道:

    “那是因为父皇不想给其他人希望。我们的皇爷爷是一个玩弄权术,将亲情看得很淡的上位者,他对自己的皇子都积极培养,看似对每个孩子都十分宠爱,但其实不是。

    父皇曾经也以为皇爷爷对他是十分疼爱的,不过后来父皇在十岁的时候母族衰落,皇爷爷就因此不念半分感情将父皇和姑姑送至了边陲苦寒之地,任其自身自灭。

    父皇与姑姑本无心参与争斗,却无奈针对父皇的刺杀不断,他们只有选择反抗。父皇曾经说过,他并不想要这个皇位,他只是想要和姑姑二人好好活下去?!?br />
    烨轩顿了顿,其实这些事情他很早就想告诉安悦,不过之前的安悦对除了花草之外的事情似乎都毫无兴趣,所以烨轩便一直都未曾提及这些往事,此时烨轩见安悦听得入神,便继续说道:

    “那时父皇毕竟年幼,姑姑年长父皇五岁,再加上学过武,所以多次救父皇的性命,父皇常说,如果没有姑姑,便没有我,因为没有姑姑的?;?,父皇早就不可能活着,就更加不可能有我了。所以姑姑走后,父皇对你偏爱异常。

    而我的母妃是父皇在边城认识的一名普通女子,温婉善良,母妃陪着父皇度过了最艰难的时光,也因在一次刺杀之中替父皇挡刀而离世,成为父皇心中永恒的伤。安安也别怪父皇狠心,当初父皇根本就不愿娶除了我母妃之外的女子,但身为帝王也有很多无奈……”

    听到这里安悦算是明白了,她的皇帝舅舅最爱其实是离世的长公主和贤贵妃,而对她和烨轩则是爱屋及乌。想到这里,安悦觉得她的皇帝舅舅倘若不是身为帝王,可能真的会做到此生只娶贤贵妃一人。

    可能是话匣子打开了,后来烨轩又同安悦说了很多往事,安悦均是静静的听着,毕竟她没有原身的记忆,烨轩多说一些之前的事情对她也是有好处的。

    临近用午膳的时辰,烨轩告诉安悦宫中设宴为曦月公主接风洗尘,问安悦要不要一起前去,安悦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我去干嘛?你不知道情敌见面分外眼红吗?”

    “可是,如果我告诉你,景融也在呢?”

    烨轩看向安悦,眼底划过一丝看热闹的笑意。

    “去!”

    安悦将茶盏重重的放到桌上,虽然知道了那朵白莲花是景融的救命恩人,却还是忍不住地生气。

    ……

    秋意渐浓,宫中的海棠、秋桂、木槿都开得正艳,暖暖的阳光洒在各色妖娆的花丛之中,镀上了一层淡金色的光辉。安悦气嘟嘟的跟在烨轩的身后,想到景融竟然会陪蓝灵儿出席宫宴,她就窝火。

    “悦儿妹妹!悦儿妹妹!”

    凌烨祺远远地喊着,用轻功几个起落便赶到了安悦的身边。

    “父皇罚你的三千遍《礼仪全戒》你都抄完了?”

    烨轩见凌烨祺过来,率先开口打趣着,凌烨祺一听烨轩的话便郁闷的答:

    “抄完了!哼……”

    说完之后,转身面对着安悦又立马换上了笑脸。

    “悦儿妹妹,这几日我可想你了!不过因为被父皇罚抄书,所以未得空闲去看你?!?br />
    安悦之前还觉得奇怪,怎么回宫几日都不见凌烨祺这个活宝的影子,敢情是这家伙被处罚抄书去了,难怪。

    “你又做了什么事情惹皇帝舅舅生气了?”

    “悦儿妹妹你忘了?先前我说了要回宫请旨让父皇将你许配给我,谁知我一提此事,便被父皇罚抄书,三千遍??!你八哥哥我手都给抄断了!”

    经凌烨祺一提醒,安悦才想起的确有这事,想到活宝一样的凌烨祺安安静静的一个人抄书三千遍的场景,安悦便忍不住笑了起来。

    “悦儿妹妹你还笑!你知不知道我就是为了能够早日见你,所以日夜抄书,几乎是没有怎么休息?!?br />
    “好好好,是我不对,走,请你吃饭去?!?br />
    安悦从不把凌烨祺的喜欢当真,毕竟安悦是一个不相信一见钟情的人,再加上凌烨祺的性格实在是太像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也难以让人把他的话当真。

    “真的吗?悦儿妹妹请客,我肯定赏脸,走!”

    ……

    结果到最后,凌烨祺才发现,跟着安悦进的竟然是宴请外宾的长平殿。

    凌烨祺扯着烨轩的袖子,躲到他的身后,小声嘀咕道:

    “早知道是来这里,我就不来了,待会儿父皇看见我无诏入宴,指不定又要罚我抄书了?!?br />
    殿内的金漆雕龙主座之上的凌君浩见安悦此时居然反常主动出现在了宴会之上,有些意外,复而又看向景融和蓝灵儿,忽然明白了安悦怎么突然过来,不禁失笑,原本他打算露个面便离席的,现在看见安悦过来了,就决定暂且留下来看个热闹。

    “九儿今日怎么愿意出席宴会了?”

    安悦刚进来便听见她的皇帝舅舅问话,余光瞥见蓝灵儿的宴桌紧邻着景融,便有些不悦的答道:

    “九儿自己宫里的吃食吃得有些厌烦了,便想着来皇帝舅舅这里看看有没有什么新颖一些的?!?br />
    此次宫宴因只有蓝灵儿一位客人,又加上毕竟蓝灵儿只是公主,所以相陪的人员并不是很多,不过正好项秋烟之父项太尉便在其中,安悦之前在太尉府前大闹的那一出,直接导致他的女儿声名狼藉,还在家中上吊自杀过一回,因此这项太尉早就在心中将安悦给恨上了。

    “九公主这样无诏擅自入宴,未免太过不知规矩了一些?!?br />
    项太尉冷眼看向安悦,眼中写满了不喜。

    安悦本就心中不悦,这项太尉偏偏要在火上浇油,安悦便也不客气回怼道:

    “九儿多年以来几乎未曾去过国子监学礼,不知规矩方圆也实属正常,不过项太尉您老,一大把年纪了,难道不知尊卑礼仪?见到本公主不曾行礼倒是先责骂起来,皇帝舅舅对我前来都未有责怪,不知是谁给项太尉的资格来管教本公主?”

    安悦的一番说辞将自己不知礼仪说得天经地义,还暗讽项太尉听从他人的命令来管教于她,效忠对象不是皇帝,另有其人,这可是臣子的大忌讳!闻言,项太尉立即起身跪倒在大厅之上,对凌君浩辩解道:

    “圣上,臣一时酒后失言,并没有听任何人的教唆!”

    说完之后,又接连对着凌君浩磕了好几个头,继续道:

    “请圣上责罚!”

    见此,凌君浩心中暗道安悦嘴巴好生厉害,想笑,不过面上还是假装着严肃。

    “既然项太尉已经喝醉,那便先行回府吧?!?br />
    凌君浩并不提责罚之事,也算是抵了当初安悦大闹太尉府的过。

    项太尉领了旨,速速离了席。宫人立马收拾了宴桌,又加了两张桌子在另一侧,供安悦三人落座。

    “朕也有些乏了。轩儿,你好生替为父招待曦月公主,莫要怠慢了?!?br />
    凌君浩想了想还是准备先行离席,将宴会留给了底下的这些年轻人。听闻皇帝要走,长平殿上的一行人随即起身行礼恭送凌君浩离席。

    皇帝离开之后,宴会之上便少了许多拘谨的氛围,姿色不凡的宫女穿梭在大殿之上为宾客呈上了各类珍馐菜肴,婀娜多姿的舞女在管弦丝竹之声中翩翩起舞,大厅之上一片祥和,歌舞升平。

    “月儿,过来坐这边?!?br />
    景融冲安悦招手,项太尉的宴桌正好就在他的另一侧。

    “哼!”

    安悦不满的走向对面的宴桌,她想着景融一大早不打招呼就离开了,应该是有事情要忙,却没想到,景融要忙的事情竟是陪蓝灵儿这朵白莲花。

    “安悦,好久不见了?!?br />
    沐志泽起身,温润如玉的笑着。

    “的确好久不见了?!?br />
    安悦见到沐志泽就在对面的宾客之中,便露出了礼貌性的浅笑,忽然想起来什么,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对沐志泽说道:

    “志泽,实在是不好意思,之前临时决定去了皇陵拜祭父亲母亲,失了去你府上赏菊的约?!?br />
    “逝者为大,无事?!?br />
    寒暄完之后,安悦便同沐志泽都落了座,闲聊了起来。

    凌烨祺一见安悦往对面的宴桌走去,赶忙紧随其后,坐在了安悦的旁边,烨轩见此便只有在景融身旁落了座。

    原本宴桌之间的正常距离大约三尺开外,凌烨祺却放浪不羁的将宴桌往安悦那边挪,紧挨着安悦的宴桌方才落了座,正欲同安悦闲话家常,却只见眼前闪过一道白影,安悦便不见了。

    “喂!景融!你要不要脸?”

    抬头见景融将安悦搂在怀里站在了一旁,凌烨祺立即起身,上手叉腰不满的瞪着景融。

    “月儿为何生气?”

    景融并不会理会凌烨祺,对怀中的安悦问着。

    “没啊?!?br />
    听到景融的话之后,安悦一愣,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受到了景融的影响,变成了一个醋缸,动不动就吃醋,深知这样不好,便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月儿既然不喜欢这宫宴,我们便离开吧?!?br />
    说完景融就牵着安悦的手往外走,安悦傻了,她什么时候说过她不喜欢这个宫宴了?桌上的美食她还没来得及吃上一口呢!这就走了?安悦抬头剜了景融一眼,心想,是景融这货自己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吧!偏生还拿我来当借口!

    虽然对没有吃到美食有些怨言,不过安悦还是顺从的与景融一起离场了。

    烨轩对此虽心中无奈,却只有硬着头皮陪着因景融突然离场而一脸僵硬的蓝灵儿。

    宴上之人早有听说过景融与安悦两人间的各种传闻,今日一见,果然如传闻一般,景世子与九公主私下相交,当是恋人关系。那些个想要在安悦及笄之礼之时,向安悦的提亲的公子们,也都在此刻将这个念头给彻底的断了。

    凌烨祺这几日都没怎么好好吃东西,见景融和安悦离席,囫囵的吞下了一些食物,便赶紧的跟了上去,他好不容易遇见一个好玩又有趣的女子,可不打算就这样轻易的放弃了。

    景融牵着安悦的手在大片盛开的蔷薇花丛中漫步,景融不语,安悦亦是不语。

    秋意漫漫,入秋的阳光不再如夏日那般热烈,照在身上,让人感到舒服的暖洋洋,安悦抬头看向身旁的景融,阳光有些晃眼,令安悦有些看不真切,记忆之中景融熟悉的轮廓显得有些朦胧迷离,若真若幻,仿佛景融本就是不属于这世间的仙人一般。

    “景融,快放开我的悦儿妹妹!”

    凌烨祺赶来,在远处喊着,声音传来之时,他人也已经到了这边,轻功着实了得。

    景融皱眉,不悦的看向凌烨祺,心中思考着到底该如何将凌烨祺这只烦人的苍蝇从安悦身边给赶走,忽然景融看向安悦被高领衣裙遮得严严实实的玉颈,眼底闪过一丝笑意,伸手故意将安悦的衣领拉低,露出里面二人恩爱的印记。

    “还疼吗,月儿?”

    景融旁若无人的用如玉般的手指轻抚安悦颈上的点点鲜红。

    “你……你们……”

    一旁的凌烨祺在看到安悦脖子上的印记之后,结结巴巴的指着景融和安悦二人,满脸震惊。

    景融原本就是故意将这露出给凌烨祺看得,见到凌烨祺吃惊的反应的之后,满意的轻笑,不过仍旧是不理会凌烨祺,对安悦宠溺的笑着说道:

    “下次,我会注意些?!?br />
    安悦被景融暧昧的话语弄得脸上起了霞红,再一看身旁凌烨祺的反应,安悦自然明白了景融的用意,只有无奈的配合,对景融娇羞的点头,不语。

    “景融!你……你怎么能这样对悦儿妹妹?!”

    凌烨祺实在是气急了,对景融出掌,两人便打了起来。

    “你怎么这么自私?”

    “你明知悦儿妹妹还未及笄!”

    “难道你打算让悦儿妹妹就这样连个名分都没有的跟着你?!”

    ……

    凌烨祺一面打,一面说了很多话,站在一旁的安悦听到之后,心中忽然觉得十分温暖,虽相识不久,不过这个活宝凌烨祺却的的确确是真心为她着想的,安悦走到两人中间,制止二人,脸上带着柔和的笑容看向凌烨祺。

    “九儿知道八哥哥是真心为我好,不过,九儿也是真心爱慕景融,此生此心已经绝无可能再交于他人。九儿希望八哥哥也能够早日找到与你情投意合。两情相悦之人?!?br />
    凌烨祺听后,愣愣的看着安悦,他没想到安悦竟然对景融已经用情如此之深,看来他是没有机会了,想到这里,一时竟不知该回应。

    安悦看着愣神的凌烨祺,伸手豪气的拍了拍了他的肩膀,道:

    “八哥哥如此风流倜傥、英俊潇洒,他日定当能够娶一个天姿绝色、温柔善良的美娇娥!”

    说完之后,安悦便就不再等凌烨祺的回应,挽着景融的胳膊离去了。

    由于安悦饿了,二人便径直去了安悦宫。

    安悦宫中,花甲和绿桃也早已回来?;姿院?,也运气好,下湖没有几回,便找见了安悦所丢的那只珠钗。

    绿桃原以为安悦已经在楚轩宫中用过午膳,却不曾想安悦竟然还未用膳,便立即吩咐厨房准备着。

    “景融,你可会煮饭烧菜?”

    安悦突然想起这个问题,便出声问了景融。

    “会?!?br />
    景融思索了片刻才答。

    “我不信?!?br />
    安悦发现了景融答的不是十分肯定,满脸质疑,忽然很想看看景融会宠她到何种地步,安悦便提议道:

    “景融,我想吃你亲手煮的饭?!?br />
    安悦抱着景融的胳膊撒娇,满脸期待,让景融无法拒绝。

    “好?!?br />
    景融宠溺的捏了捏安悦的鼻梁,眉目柔情。

    “绿桃,带景融去厨房?!?br />
    安悦说的理所当然,却惊呆了候在一旁的绿桃。

    “公主,景世子身份尊贵,怎么能去后院厨房呢?这,这实在是不妥啊……”

    绿桃站着不动,觉得着实有些为难。

    “有何不妥?你最近胆子是越发大了,一再不听本公主的吩咐,小心我将你许配嫁人,早早送出宫去!”

    见景融在旁人心中的形象太过光洁高大,连今日还对景融不满的绿桃也不忍心任其形象受损,便笑骂着,吓唬绿桃。

    “不要不要!奴婢这就带景世子去后院厨房?!?br />
    绿桃听到安悦要将送出宫去,小脑袋摇得像是拨浪鼓似的。

    由绿桃引路,安悦也陪景融同去,毕竟安悦是最受宠爱的九公主,安悦宫中的厨房,宽敞整洁,竟然可以与御膳房媲美。

    景融的到来,惊得厨房中的一众宫人全都目瞪口呆,由绿桃简单介绍了一下缘由,便将这些宫人都纷纷给打发了出去。

    绿桃走后,安悦原本想下来打下手,不过景融却执意说不用,让她去前厅等着他便行,再三确认后,安悦便不再强留,同绿桃一起回了前院,一边晒太阳,一边等着景融亲手做的美食。

    同绿桃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最后安悦打起盹来,约莫过了一刻钟有余,还没有完全熟睡的安悦便被花甲的声音给吵醒了。

    “主子,您快去后院看看世子爷吧!”

    花甲明显憋着笑,一副便秘的模样。

    “景融怎么了?”

    安悦揉了一下睡眼惺忪的眼,疑惑的问着。

    “你去看看就知道了?!?br />
    花甲不答,执意让安悦自己去后院厨房看。

    安悦抬头看向后院的方向,忽然看见阵阵浓烟,脚尖一点,便用轻功立马赶了过去。

    因景融不喜人多,后院的宫人,安悦便让绿桃全都打发了,放假休息半天,所以此时后院静悄悄的,一个人影都没有,安悦看着正在冒烟的厨房,有些担忧的推开门走了进去。

    “景融?”

    厨房之中也弥漫了烟雾,安悦出声喊着景融的名字,往里走了进去,因烟雾弥漫导致安悦的视线受阻,走了约二十几米的距离方才看见烟雾之中的景融。

    “景融?!”

    见一尘不染的景融此时景融的衣衫之上此时竟然沾上了炭木灰,染上了星星点点的黑印子,右脸之上也有一道浅浅的黑痕,安悦忍住笑,走上前用锦帕替景融擦拭着脸颊,最后实在是没有忍住,倒在景融的怀里哈哈大笑了起来。

    “月儿~”

    景融无奈的唤了一声安悦的名,也宠溺的笑了。

    他的确从来没有煮饭烧菜,不过景融想着应该也没什么难的,便想亲自煮给安悦吃,却不曾想,光是将炭火给点燃,都着实让他十分为难。

    “你不会煮饭可以直说啊,看你这一身弄的……”

    安悦止住笑,心中洋溢着幸福,突然觉得,如果能够被景融一直这样宠着,她甘愿为此放下所有。

    “景融,我们改日一起去一下万佛寺吧?!?br />
    对于安悦突然提出要去万佛寺,景融很是意外,因为之前安悦说过,她不敢去见觉圆大师,她害怕觉圆大师看出她并不是真正的九公主,害怕觉圆大师会将她看作是邪魔外道的祸害。

    景融伸手揉了揉安悦的头,眉眼弯弯的笑着。

    “觉圆大师曾经给我看过,他帮不了我?!?br />
    “那是以前,指不定现在觉圆大师有了更高的修为,或者是想到了其他的办法可以帮你也说不定的?!?br />
    安悦执着,她想亲自陪着景融去,想看看这世间最为博学的人能否帮景融召回缺失的魂魄。

    “好,待皇上寿宴过后,我们便去?!?br />
    见安悦坚持,虽然景融心中认为就算再去一次也不会有什么改变,但还是笑着答应了安悦。

    ……

    最后景融也没能做成饭,反倒是安悦之前将烧菜的宫人全都放了假,安悦又不想回到宴会上去用餐,没法,安悦便和景融一同出了宫。

    去往沁园居简单用过午膳之后,安悦和景融二人在京都的街上执手闲逛。

    走了一会儿,安悦看到不远处有卖糖炒栗子的小摊,边对景融道:

    “景融,我想吃糖炒栗子!”

    景融宠溺的笑了笑,走到糖炒栗子的摊边给安悦买上了一份,安悦拿起便满意的吃了起来。

    “景融?”

    安悦见景融走得好好却突然停下,便疑惑的喊了他一声。

    “月儿,我也想吃栗子?!?br />
    景融指着安悦手中的糖炒栗子,充满磁性的嗓音低声的说着。

    “噗哈哈……”

    安悦闻言笑了起来,不过却是很快的替景融剥好了一个,伸手递到景融的唇边。

    “呐,给你!”

    景融眉眼带笑的望着眼前的栗子,突然想到了什么,眸底闪过一丝淡淡的笑意,张嘴将栗子连同安悦白嫩的手指一起含进了嘴里,轻轻的咬着……并且还不怀好意的又咬又添……

    “景融!”

    安悦被指尖传来的酥麻烧红了脸,带着斥责的语气轻声唤着景融的名字。

    “好吃~”

    过了片刻,景融方才松开了安悦的手,一脸满足的答。

    安悦听着街上行人的小声议论却是羞红里脸,不再理他。

    ……

    ------题外话------

    说好的上架万更来了,再次感谢相伴小九至今的小可们,怼心心爱你们!呜呜~

    对了对了,小九想啰嗦一句,上架感言忘了说~请小可爱们多动支持正版,如果币不够可以去评论区留言讨论剧情,还不够,就多来几条,讨论剧情的评论,活动无限期,每条都奖励!小九的打赏虽然不多,但是肯定足以维持小可爱的日常订阅~所以啊所以??!请支持正版、正版、正版~啦啦啦~

    最后,一脸姨母笑的撒花庆祝上架!真是如梦如幻啊~哈哈哈~爱你们的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湖北11选五 www.w8x22.cn 盛嫁太子妃之九月独宠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思路客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九月远游的小说进行宣传?;队魑皇橛阎С志旁略队尾⑹詹?a href="//www.w8x22.cn/book/126933/index.html" title="盛嫁太子妃之九月独宠">盛嫁太子妃之九月独宠最新章节。

820| 496| 905| 531| 718| 439| 243| 296| 186| 107|